?
當前位置:主頁 > 信息中心 > 新聞資訊 >
“糧食”武器化正在浮現!中國種子會不會面臨“卡脖子”?
消息來源:未知      
     正遭受西方輪番制裁的俄羅斯,目前和西方陷入“種子大戰”,以德國拜耳為首的西方種子企業毫不掩飾地威脅,明年或停止對俄羅斯種子等供應。產糧大國俄羅斯盡管是全球重要的糧食出口國,但種子依然面臨被西方“卡脖子”問題,給多國敲響警鐘。就中國而言,多名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表示,目前水稻小麥大豆等“中國糧”已經用上了中國種子,但還有一些農作物的種源仍然依賴進口,其中就包括柑橘、蘋果、草莓等餐桌上常見的水果。種子被稱為“農業的芯片”,在種子成為新的武器背景下,中國目前水果品種多大程度依賴國外?如何將水果種子牢牢攥緊在自己手里?《環球時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柑橘、櫻桃、獼猴桃……
      
      相關統計顯示,我國果樹產業發展迅速,栽培面積和產量均保持世界第一,但其中大量優質品種都來自國外。中國農科院果樹研究所研究員、國家園藝種質資源庫負責人王力榮表示,根據樹種栽培面積及不同來源品種占比分析發現,我國地方品種、國內育成品種、國外引進品種分別占果樹栽培面積的30%、30%和40%。雖然自主品種資源在棗、桃的市場占有率在八成以上,但蘋果、葡萄等外來樹種的國外引進品種市場占有率達50%至90%。尤其是原產日本的“富士”系蘋果品種,國內種植面積高達80%。
      
      四川農業大學園藝學院副院長龔榮高教授是甜櫻桃和柑橘種植領域的專家,他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國內種植的這兩種水果相當部分為國外引進品種。以四川雜柑為例,當地種植面積最大的品種“春見”和“不知火”均來自日本。雖然也有種植本土的黃果柑,但面積相對而言很少,而且市場占有率極低。
      
      引進品種占主導的情況在甜櫻桃種植上也很明顯。甜櫻桃主要指歐洲甜櫻桃,即俗稱的“車厘子”,相關品種自上個世紀引入中國種植后,從山東逐漸擴展至全國多個區域。因此,甜櫻桃的品種大多源自美國、烏克蘭、日本、俄羅斯等國,目前四川主栽的品種“紅燈”“拉賓斯”“賓庫”等均是在國外品種基礎上進行選育或引進的。
      
      龔榮高表示,雖然國內水果的種質資源豐富,但優良品種選育和國外存在差距,一些國內選育的水果品種品質整體上不及國外品種,消費者的認可度也較低一些。
      
      一個典型例子是獼猴桃。資料顯示,獼猴桃起源于中國,20世紀早期被引入新西蘭后,當地農業研究機構成功培育出適合商品化的品種并改名“奇異果”,成為新西蘭最知名出口產品之一。
      
      國際市場研究機構Research And Markets近日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在全球水果和蔬菜種子市場上,美國孟山都、荷蘭紐內姆、荷蘭瑞克斯旺等國外企業是主要玩家,中國國內的育種公司尚未能進入領先梯隊。
      
      日本、新西蘭等收緊種子出口
      
      部分水果依賴引進品種意味著種植戶要付出更多的成本購入種苗,消費者買到水果的價格也會水漲船高,例如曾經每斤數百元的“陽光玫瑰”葡萄和每顆三四元的“紅顏”草莓。不過,這些水果隨著國內種植面積的擴大,價格在逐步下降。但近年來,包括日本、新西蘭在內的各國更加重視種子的知識產權保護并進行了相關立法。雖然諸如“富士”蘋果等上世紀選育的品種知識產權保護期已經結束,不存在“卡脖子”問題,但對于新品種而言,未獲得外國種子企業授權就種植它們可能會出現法律糾紛,并會再次影響國內水果售價。
      
      去年4月1日起,日本施行新的《種苗法》,用于防止日本的優良品種流向海外,力求在2030年實現農產品出口額達到5萬億日元(約合2485億元人民幣)的政府目標,同時規定非法將種子及苗木帶至國外的個人將面臨最高10年監禁或最高1000萬日元的罰款。隨后,日本農林水產省發布1975個禁止帶出日本的種苗名單,其中就包括“陽光玫瑰”葡萄、福岡縣“甘王”草莓、北海道“夢美”大米等品牌。
      
      另一個引起業界關注的事件發生在黃心獼猴桃身上。2018年,奇異果生產巨頭新西蘭佳沛公司發現,華人果農高浩宇從新西蘭農場私自帶回兩款黃心獼猴桃的藤條并賣給中國種植戶,佳沛公司于是發起訴訟。2020年2月,新西蘭奧克蘭高等法院最終判處高浩宇、他的妻子及其名下公司賠償佳沛公司1500萬新西蘭元,約合人民幣6516多萬元。
      
      種子被稱為“農業的芯片”,而每一顆優秀的“芯片”都來之不易。以佳沛公司對獼猴桃品種的培育過程為例,該公司曾對5萬多個潛在新品種進行了研究,其中40個品種進入了種植試驗,最終只有3個品種進入商業化之前的試驗,可見水果品種選育的不易。龔榮高也以甜櫻桃舉例稱,與水稻等大田作物不同,甜櫻桃等水果的育種周期更長,通常需要十幾甚至二十多年。因此,各國以及各企業都會努力保護自己的種子知識產權。
      
      龔榮高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目前從國外引進優質水果品種的難度正越來越大,各國都在通過立法或其他手段保護種子的知識產權。這不僅導致引進外國品種的成本增加,如果種植國外未經授權的品種并銷往國外市場,還可能面臨官司。
      
      如何擺脫依賴
      
      中國農科院生物研究所所長李新海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雖然近些年國產種子研發能力逐步增強,市場占有率也穩步提升,但總體上和國外種業企業差距還很大。龔榮高也介紹稱,雖然前期以高校與科研院所為主的機構也在進行水果育種攻關,但引進篩選的品種數量多,而通過雜交等手段培育的優良新品種不多,沒有擺脫對國外品種的依賴。
      
      龔榮高認為,國內水果育種起步較晚,資金和育種人員投入相對不足,這就要求我們進一步提高水果育種中的自主知識產權比例,包括品種選育、資源利用等,都需要擺脫過去以引進為主的局面。龔榮高建議,應該加大對水果育種的政策和資金支持,保證品種選育工作能夠持續推進。此外,還需要加強相關人才的培養。更重要的是,優質水果品種的選育周期較長,這要求各方不能只關注短期效益,同時需要制定一種新的品種評價體系。 (來源:種業網)
中文字幕出差和上司同房,无码 人妻 中文字幕,中文字幕日韩丝袜不卡在线,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不卡